筆言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女友是大小姐 > 20.塔矢行洋被虐殺!(為盟主加更)

    半澤的心裏想是這麼想,但這並不代表他想解惑。樂筆趣 m.lebiqu.com

    作為一個成年人,半澤最清楚的就是人這種生物知道的越少活的越好。

    既然已經決定離這個佐為越遠越好,又何必在關心棋魂的主角進藤光。

    他只知道現在的自己必須對佐為進行冷處理,否則接下來大半輩子他恐怕都得等來對方無休止的嘮叨和騷擾。

    「請您就當做我沒聽到你的聲音吧,我真的不想知道有關於你的任何的事。我要處理的事情有很多,所以沒空幫你下棋。也對你沒興趣你要是在試圖和我糾纏,我不介意打電話給我哥。對了,你為什麼不找我哥啊」

    半澤躲回了自己房間後,預料之內的佐為死纏爛打如期而至為了讓對方離自己有多遠滾多遠,他開始放狠。

    他現在雖然還不是很清楚佐為到底是如何和自己結下的因果,但從前者的話分析,佐為和他的便宜老哥一定有所牽連。

    冤有頭債有主,找他哥哥算賬才是正道。

    佐為聽半澤這麼說,鼻子一抽,哽咽道「你當我不想嗎可是我已經見不到天樹一年多了。你不知道啊他真的好狠心拜託了道士把我封印在這我連下樓都做不到。為了下將棋,不要我了嗚嗚嗚嗚」

    大男人說哭就哭,眼淚是吧嗒吧嗒的往下流。

    半澤直樹單手捂臉,覺得三觀再次被對方刷新他現在算是徹底理解一個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哭求自己辦事的感受。

    不過旋即,半澤的眼前又是一亮這傢伙剛才說什麼來着不能下樓

    這是好事啊,既然如此他到樓下不就可以擺脫對方了

    鐵石心腸的半澤想到做到,立馬向樓梯口跑去。

    見半澤不管不顧要跑下樓,佐為自然是用手試圖阻攔。

    可伸出手的佐為無力就無力在只能抓住一抹空氣。

    在樓梯口的位置,想要下樓而不可得的佐為面露絕望,他對着樓下的半澤大喊「求你了,直樹。就求你聽我說說我的故事好嗎我給你下跪了,給你下跪求你了你聽了以後再決定幫不幫我,求你了。」

    佐為的聲音淒婉中帶着絕望,央求聲由上至下傳到半澤耳中。

    在一樓的半澤聞聲卻不由苦惱的捏了捏眉心。

    在確認了佐為的確不能下樓後,半澤的內心反而有些動搖,他開始考慮要不要給對方一個和自己洽談的機會。

    不管怎麼說,棋魂是他童年的回憶,而男配角佐為對於圍棋的痴迷也是令當時還年幼的他差點入了圍棋坑。

    他雖然不懂圍棋,但這並不妨礙半澤對佐為在圍棋追求上的認可。

    畢竟他以前也下象棋,也算棋類愛好者

    從目前的情況看,佐為顯然是被原主的親哥坑了。

    因此不妨先聽聽這個佐為到底和自己家到底產生了什麼牽連,然後在根據具體情況和對方談談買方說,像棋魂的漫畫裏一樣讓佐為在考試中幫自己作弊,這一招最起碼可以幫半澤把先度過眼下最痛惡的國語和日本史。

    想了想佐為能幫自己作弊,半澤深吸一口氣抬腳上樓。

    待得他來到二樓樓梯口,眼前的一幕是瞬間讓他哭笑不得。

    就見佐為一身白大褂趴在地上哭嚎着,是沒有半分古代貴族的高雅。

    「我可以和你聊聊。」

    眼見到半澤去而復返,佐為立即是破涕為笑,他興奮的抹去臉上的淚。

    「你回來了,直樹,你果然比你哥哥有情有義,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直樹。」

    半澤極不自然的抽搐兩下嘴角,搖搖頭「得,你不用拍馬屁,先把你和我哥的故事說給我聽。我要確認一下我知道的是否和你一樣。」

    佐為微微一愣,反問道「你知道我你母親不是說不會告訴你我的存在嗎」

    半澤沒好氣的說「我怎麼知道的不用你管。請說正題,佐為殿下。你和

我的日本氪金人生  日娛之大胃王聲優  
相關:時光少年 純惠公主傳 最終幻想的愛 萌女遇上愛 EXO的光芒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