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言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女友是大小姐 > 38.半澤天樹!

    「不要」

    此話從霞之丘詩羽唇中吐露出來時,半澤天樹不覺停止動作,窺探着女孩的表情。大筆趣 m.dabiqu.com

    此刻,原主的夢中情人霞之丘詩雨就在半澤天樹的懷中。勻稱修長的身軀躬成兩截,男孩寬闊的後背覆於其上。

    透過床邊淡淡的燈光窺見到女孩臉上,卻見女孩眉頭緊蹙,緊閉的眼皮微微跳動,像是在哭泣。

    見狀,半澤天樹滿意的笑了。

    女孩的反應其實是在表示自己即將到達快樂巔峰的狀態,貪享着從一切束縛女子身心的拘束中獲得解放後的愉悅。

    只是每次到這個時候,女孩的口齒里吐出來的詞彙也是一個比一個無法理解。

    有時候說「不行了」,有時候呢喃「打我」,有時候又會說「救我」

    雖然每一次的說法不同,但女孩的身體處於歡愉頂點是不變的。作為始作俑者,女孩的表現讓天樹感到滿足。

    不過女孩說「不要」這還是頭一回。

    半澤天樹按捺住想一問究竟的衝動,更加用力地抱緊女孩,任由她拼命掙扎卻難以逃脫地緊貼着她,終於霞之丘詩羽的身軀開始痙攣繼而達到高c。

    天樹再次開口向詩羽問話,已經是幾分鐘以後的事情,略顯矜持的女孩似乎正因為剛才發生的事略有些不高興,正拉起被單蓋在自己的胸口到腰部一帶。

    半澤天樹從身後將詩羽抱住將下巴靠在她渾圓的肩膀上低語「你剛才說不要是什麼意思。」

    或許是男孩呼出的熱氣觸及耳根的緣故吧,女孩的身軀倏地一縮,沒有回答。

    「說話呀。」

    半澤天樹又問了一次,詩羽那滿足後稍微慵懶的聲音回答道「就是感覺很怪,下意識說的,好像全身的血液逆流。很難用言語形容色鬼,你問的這麼仔細幹什麼」

    「可是,感覺很好吧」

    詩羽嬌嗔道「你,你怎麼能這麼色」

    「我努力了半天聽點服務感想不過分吧。而且我可是為了你練訓練都逃訓了。」

    半澤天樹繼續對詩羽的耳根吹氣,女孩的身子又顫動了一下,猶豫了片刻,說道「很舒服的感覺,一陣哆嗦,感覺哪裏變得又熱又大,充滿快感說不下去了,你變態。」

    半澤天樹聽着,又笑了。

    眼前這多彩多姿變化曲蜷着的身體還真是讓他愈發的把玩不夠,和陽乃相比這女孩讓他愈發有些流連忘返的感覺。

    而因為想到了陽乃,天樹的臉上掠過一抹暗色。

    感受到了男孩心境上的變化,詩羽突然緊擁天樹,感受到了後者的擁抱。天樹更加用勁的抱着她那情熱未退的軀體。

    每次事後,兩人的習慣都是相擁而眠。姿勢多半是女孩橫臥,輕輕地把頭放在仰臥的男孩右胸上,下半身卻挨得更緊貼,雙腿交纏在一起。

    現在兩人也是這樣躺着,沒多久,男孩右手緩緩伸到女孩的肩後撫摸她的背。

    詩羽像是忘記了方才的傲嬌,變得異常安靜,像小狗般馴服地閉着眼睛,享受着半澤天樹從頸部到背部溫柔的愛撫。

    半澤天樹很滿意女孩的表現,進一步愛撫着她,在這種安撫中,女孩在滿足之後的充盈與安適感中慢慢睡去。

    看着女孩睡去,半澤天樹也起身把目光移向窗簾緊攏的窗戶。

    差不多晚上八點了,是該練會兒棋了。作為一個重來一遍的人,他可不能太怠惰。

    天樹和詩羽是在半晚時分來到的這家位於鎌倉的酒店。

    為了躲避記者,兩人在到達酒店後才正式會和。

    和半澤天樹有自己的私家車接送相比,女孩來到鎌倉的方式並不容易。

    為了省一點打車費,女孩是做橫須賀線在鎌倉下的車。

    酒店在七里濱畔的小高丘上,每逢夏季這裏是年輕人熙來攘往的海岸通道。

    由於

日娛之大胃王聲優  我的日本氪金人生  
相關:絕世傾情:魔君 棺材中的一個狗 寵妻有方:甜寵呆萌全能妻 女配仙途路 庶女重生:休了妖孽王爺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