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言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女友是大小姐 > 48.花澤類(求推薦!)

    建一聞言眉開眼笑,他就知道托張曹禾准沒錯

    一個自願報名的預選賽而已,並不存在跟別人爭搶名額的問題,因此聽了張曹禾這麼說,他終於放下心來。讀字閣 www.duzige.com

    他朝對方欠了欠身子,說:「多謝了,這件事就拜託你了。」

    張曹禾點點頭,同樣欠身回禮道:「這種事有什麼好謝的,舉手之勞,對了,你家直樹既然棋下的那麼好,為什麼先前沒和天樹一樣去定段啊。然後他是怎麼練棋的那個老師是怎麼教導的都和我說說唄。」

    老張忽然有個預感,今次的騰達杯預選賽或許會出現大新聞。提前把半澤直樹的圍棋經歷打聽好先把文章寫出來絕對能搶先獲得一大波人的關注。

    半澤直樹是誰

    那如今關注時事新聞的都知道,那可是在刀客手下救了無辜少女的英雄少年

    這樣的少年那怕只是在騰達杯預選賽只是突圍都足以在圈內引起極大的波瀾。

    聞言,半澤建謙虛的搖搖頭,他這邊其實也被自家次子搞出來的一個個炸彈給搞得有些弄不清南北寫了。

    兩人正聊着,一個磁性中略帶沙啞的男聲從在兩人身後響起。

    「誰想去參加騰達杯預選呀」

    尋聲望去,從兩人的正後方正走來一個穿着一身米色高級西裝,頭戴金絲眼鏡的帥氣中年大叔。

    待中年大叔走近,半澤建一喜上眉梢「花澤,好久不見。原來是你啊」

    半澤家和花澤家打從十年前開始就是世交,雖然前妻和花澤類曾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且花澤類還暗戀過前妻但那畢竟是過去的事,而且在94年,花澤類夫婦能成婚也是他們夫妻倆一手撮合。

    前妻去的時候,論整個殯儀館誰哭的最凶當屬花澤類的妻子花澤杉菜。

    那哭的叫梨花帶雨黯然神傷,整個圈內誰人不知

    花澤類和半澤建一重重的握了握手,寒暄道:「是啊,半澤君好久不見。有一年了,自從去年後,就好久沒來拜訪你了。沒曾想,今天在這碰到了。是天樹要下騰達杯嗎」

    一番寒暄過後,花澤類也問起了比賽的事情在他想來半澤家能參加圍棋比賽的也就那個怪物半澤天樹。

    半澤建一搖搖頭:「不是不是,是我家那不成器的次子。你呢花澤,來日本棋院做什麼」

    花澤類一怔,明顯對後者的這個答案有些反應不及。他遲滯了兩三秒才答道:「我啊我是來給閨女辦騰達杯預選賽女子組的事。等等你是說直樹要參加騰達杯確定」

    花澤類和張曹禾一樣被嚇住了。

    半澤直樹那不是一個中二無腦對圍棋不怎麼感興趣的孩子嗎

    「的確是我家那不成器的次子,最近下了不少網棋,還下贏了緒方九段,所以那孩子就托我給他安排比賽的渠道。」

    半澤建一嘴上謙虛的但表情中已彰顯出了得意之色。

    沒有意外,得知這個消息的花澤類和先前張曹禾一樣進入了「眩暈」半澤直樹下贏緒方九段

    「怎麼下贏的有棋譜嗎給我看看讓子了沒有」

    「沒有,不過很多網友一起見證的億度圍棋網上」

    「億度圍棋網,你等等別和我說那個日本人只會下屎棋真是直樹」

    花澤類嘴巴長得都足以塞下個燈泡他忽然想起這兩日晚,兩個寶貝閨女在億度圍棋網上討論的人。

    花澤類看過半澤下的幾局棋,兼顧中古棋下法和現代下法

    非常厲害

    問兩個女兒對此人是否認識,兩個女兒也的確說了直樹的名字

    當時花澤類以為女兒是開自己玩笑,誰能想得到竟然是真的

    半澤建一承認說:「不才,的確是我兒子」

    「建一,你可真的是會養兒子,同樣是雙胞胎我不如你啊」

    花澤類感到有些吃味,真的是人比人,同

我的日本氪金人生  日娛之大胃王聲優  
相關:誘寵小嬌妻:老婆,別跑 傾城傻妃:廢材二小姐 豪門錯戀:誤惹惡魔總裁 給你一首歌你會想起誰 
語言選擇